一个服刑父亲的救赎

2020-05-11 11:11:06
0.5.D
宝马娱乐官网登入

牛明是我管教生涯中遇到的一位特殊的服刑人员。2013年,他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后又因为捐肾救女而获得假释。

牛明为女儿捐肾成功后,他的前妻与女儿牛小慧也一同来到监狱表达谢意。我接待他们时,牛小慧的身体已恢复得差不多了,她也把自己对父亲复杂的感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

在与几个当事人多次交流后,我决定将这个特殊的“赎罪”故事记录下来。

1

监狱会见室里,牛明抓着电话的手僵持着,泪水不断地从这个40多岁中年男人的脸颊滑落下来。那次会见结束后,牛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做什么都心不在焉,晚上还常常躲在被子里以泪洗面。一天晚饭后,我把他叫进了谈话室。

“怎么了,家里有什么事吗?”我开门见山。

牛明先是低头不语,突然鼻子一抽,又流下泪来:“警官,我该怎么办啊……”亲戚带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他唯一的女儿患上了尿毒症,目前已出现肾脏坏死症状,现在正靠着透析维持生命。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几乎把他打垮了。

彼时,牛明已在监狱服刑3年了,每当有亲人来探监,他总是会隔着厚厚的玻璃窗,伸长脖子找寻女儿的身影,但他知道这几乎是一种奢求。女儿一直不愿见他——倒不是因为他是一个罪犯,而是不能容忍他对家庭的背叛。

此前,探监的亲戚告诉他,女儿如愿考上大学,他打心底为女儿高兴。但亲戚只是不忍告诉他真相——大学入学体检时,女儿被查出了尿毒症。直到找了1年多的肾源依旧毫无头绪后,亲戚才向牛明吐露了实情。牛明一下崩溃了。

他哭着告诉我,自己最后一次见女儿还是2011年。

那天,天空正飘着入冬后的第一场雪。牛明撑着伞,一个衣着时尚、风姿优雅的年轻女人挽着他,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向一个高档小区的大门。而在门口守了10多个小时的牛小慧,早已瑟瑟发抖。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一幕,让刚刚进入高中的女儿瞬间明白了父亲经常不归家的原因,她怒不可遏地冲了过去,死死抓住女人的头发,将其从父亲的身边拉开,由于用力过猛,女人摔倒在雪地上。接着,牛小慧拖着父亲就要走。

年轻女人坐着地上,忽然带着哭腔大声叫道:“牛明,今天你如果敢离开我,就永远别想再见到我,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牛明左右为难,转身又要伸手去扶。

牛小慧见父亲舍不得这个女人,哭着转身跑了,没多久身影就消失在纷飞的雪花之中。那之后,父女俩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作为我们分监狱一名文化程度较高的服刑人员,自从牛明入监后,就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在详细探访了他的犯罪经历和个人家庭情况后,也大致了解了他急剧变化的人生际遇。

上世纪90年代,20岁的牛明走进军营,10年后已是正连级干部。由于一直从事财务工作,转业后便被分配去了皖北某市的地方银行工作。有业务基础,加上经过部队磨练的严谨工作作风,几年下来业绩有目共睹。没过几年,就被提拔为支行行长。

作为一位支行领导,手握发放贷款的大权,前来“烧香拜佛”的自然少不了。那时,内地的房地产受沿海开放地区影响,也开始渐渐热了起来,投资回报率很高。一些开发商为了拿到土地,纷纷八仙过海,耍尽一切手段争取银行贷款。一家总部在深圳的公司老板为了筹集拿下新城区地块的资金,辗转拜到了牛明的码头。

老板也是行伍出身,一个劲儿地表达如何与牛明“一见如故”,刚见面就送了一张5万元的存折,请牛明笑纳——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相当于牛明一年工资奖金的总和——牛明赶忙谢绝了。

过了几天,老板又让司机以送材料的名义去牛明办公室,趁机把装了5万元的牛皮纸袋塞到了写字台下。牛明发现后,立马让办公室主任和支行司机一道,把牛皮纸袋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

老板见牛明不肯“下水”,担心牛明口头答应的贷款,弄不好会泡汤,于是变换了手段,改请牛明南下去总部考察——实地考察贷款企业的基本情况,是信贷调查的常规程序,牛明便带着信贷业务部的相关人员应邀前往,负责接待的是公司公关经理华欣。

大学毕业后,华欣在公司工作了5年,还曾在香港专门进修了商务礼仪,最拿手的就是从客户的言谈举止中敏锐地捕捉其心理轨迹,不仅在接待过程中令客户如沐春风,还能不露痕迹地引导客户按照公司的意图达成约定。

职业素养让华欣在极短的时间里消除了与牛明的隔膜,两人很快就“无话不谈”了。在某个时间节点,华欣不经意地告诉牛明,5万元在他们公司利润中,只不过是一点点“毛毛雨”,以此暗示他可以安心把这钱装进腰包。

而此次深圳之行,对牛明来说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南方的繁华气息,也不是那一点“毛毛雨”,而是华欣。公司老板也在不久之后任命华欣为牛明所在城市的分公司副总,主管融资事务。

华欣履新,已是“好朋友”的牛明自然要送上见面礼。在牛明不遗余力的指导帮助下,这家公司顺利从牛明所在的支行拿到了贷款。而牛明与华欣的关系也迅速升温,后来干脆在外租房同居了。

“在华欣到这里工作时,我就明白,自己的人生与这个女人已经分不开了。”入监教育谈话时,牛明感叹道,“其实我也犹豫过,如果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工薪阶层,华欣是断然不会放弃大都市的繁华来这里的。可人一旦陷入孽情,就如同像身陷泥沼,再难自拔。是我,活生生地毁了我的家庭……”

2

女儿念高中之前,牛明的家庭堪称模范。

妻子孙晓梅随转业的丈夫回到地方后,被安排在一家企业做会计。尽管工作繁忙,两人总能挤出时间来陪伴女儿,女儿从小学习钢琴、古筝,每到有赛事活动时,夫妻俩总会轮流请假陪伴女儿;空闲时间,也会非常尊重女儿的自主安排。在父母的呵护下,牛小慧顺利考上了重点高中。

然而没不久,牛小慧就发现原本很是恋家的父亲,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便是偶尔回来,到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更让她心酸的是,母亲时常恍恍惚惚,丢三落四,情绪喜怒无常,还常常半夜一个人偷偷哭泣。

有一次,牛小慧因为没有完成作业跑出去玩了一会儿,回家后被母亲罚了站——在牛小慧的记忆里,这样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母亲大声呵斥女儿:“我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现在你不好好学习,还和你爸爸一起来气我……”话还没有说完,母亲就哭成了泪人。

牛小慧赶紧上前搂住母亲,一边安慰一边反复追问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妈妈半吞半吐地告诉女儿,外面有狐狸精迷住了她爸爸,她的爸爸不要这个家了。

牛小慧决心把爸爸拉回来。

一个周五,牛小慧给爸爸打电话说,说现在学习任务很重,有些作业她不会做,让爸爸不要只顾工作,把女儿都忘了,还是抽时间回来给自己辅导辅导作业。电话里她对牛明假称这个周末妈妈要出差,要爸爸一定回来陪她。

周末一大早,牛明匆匆赶回家,进门就给女儿解释说,最近单位事情特别多,说着便拿出几本高中学习资料,坐下来陪牛小慧一起看起来。只是还不到半小时,牛明的电话就开始一个连着一个,信息也不断,牛明拿着手机犹豫了半天,对女儿说:“作业你还是自己琢磨琢磨吧,今天单位真的有事,我得去一下。”说完便开车走了。

牛小慧悄悄跟了出去,叫了辆出租车尾随在父亲的车后面。跟了几条街道,牛小慧发现爸爸根本没有去单位,而是径直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牛小慧想让司机跟进去,却被小区门卫拦了下来。她只好下车,在小区大门附近的一个小卖部门口,等着爸爸再次出现。

那天很冷,天空很快飘起了雪花,整整10个小时过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卖部的老板已经出来问了好几次,“小姑娘你在等什么人呀?”牛小慧就一直含含糊糊地说,没什么,马上就来了。

就在牛小慧打算放弃时,她突然看到一名陌生女人挽着她爸爸的胳膊,向小区大门走来。一时间,委屈、愤怒、怨恨一起涌上心头,她怒气冲冲地扑了过去……

那天晚上回家后,牛小慧发烧了。孙晓梅很担心,要带她上医院,但牛小慧以不愿耽误功课为由拒绝了,只是吃了几颗感冒药。第二天,牛小慧晕晕乎乎地坐在教室里,直到高烧到近40度,四肢酸软无力,最后晕倒在教室里……等她睁开眼睛时,人已在医院病房了。

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牛小慧感染了肺炎。病床上的牛小慧问妈妈:“爸爸来过吗?”孙晓梅转过脸去,没有吭声。

牛小慧拉着妈妈的手,哭道:“妈妈,对不起……”这才说起自作主张去跟踪爸爸的事。

孙晓梅不忍责备女儿,安慰道:“你在学校晕倒了,学校把你送到医院,我接到通知就赶过来了。给你爸打过电话,他只是关机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住院,不然肯定会来看你的。”

牛小慧住院这几天,牛明始终没有给她或者孙晓梅打过一个电话。“他心里还有自己这个女儿吗?”痛苦、失落、怨恨纠结在一起,父亲在牛小慧的心中已越来越陌生。

一个服刑父亲的救赎

等母女俩再次回家后,沙发、茶几上落满灰尘——牛明这几天也一直没有回家。很快,孙晓梅就收到邮递员送来的快件:一纸离婚协议书。

3

自从被女儿撞见后,牛明心里极为矛盾,既担心女儿会出什么事,又害怕华欣离自己而去,再三权衡后,他还是决定先稳住华欣。

华欣被牛小慧推倒在地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牛明在自己与老婆之间做出选择。华欣以自己为牛明两次堕胎为由,逼着牛明离婚,并且不许牛明再跟家人联系,也不准他接家人电话,甚至直接拿走了他的手机。

按照华欣的意思,牛明给妻子寄出那份离婚协议书。2012年4月,牛明和孙晓梅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牛明净身出户,牛小慧自愿跟了母亲。

摆脱了婚姻羁绊的牛明,一转眼就深深陷入了华欣所谓“高端生活”的怪圈。为了满足华欣无休止的欲望,也为了证明自己的豪迈,牛明最终铤而走险了:

一位老板高某为解决收购一家4S店的贷款难题,给牛明送了50万港币,并说:“这是从我独资的香港公司支付的,怎么走账我说了算。你对我的支持很大,公司效益也不错,有钱大家挣。”牛明几乎没有犹豫就收下了高某的贿赂,随后极力斡旋助其违规拿到贷款。

只是,高某在项目收购过程中频频失误,还贷出了问题,导致东窗事发。牛明也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牛明被捕后,华欣很快就重新申请调回了公司深圳总部。

“针对你入监之初的改造表现,我们专门走访了解了你的有关情况。”入监教育谈话时,看着牛明仍在担心华欣的近况,我将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他。他张大嘴巴愣住了,一时不愿相信。

“好在你的女儿没有被家庭变故打倒,她很坚强。”我安慰道。

离婚后,牛小慧再没有接过牛明的电话。为了给妈妈和自己争口气,她发奋学习,最终在2014年考上了中国药科大学。

就在牛小慧考上大学前,孙晓梅下岗了,后经人介绍找了份工作,常常要去外地出差。大学开学时,牛小慧独自前往学校报到,刚下了火车,她就感到极为疲惫,恶心乏力,几乎晕倒,四肢还伴有轻微肿胀。牛小慧还以为是在火车上久坐未动的缘故。

过了几天,按照惯例新生进行入学体检,一位医生告诉牛小慧:“你身体状况有异常,暂时不能正常入学,还需做进一步检查。”牛小慧愣住了,辅导员带着她找到校医院院长,院长解释说,牛小慧体内磷酸、硫酸等物质含量严重超标,酸中毒迹象十分明显,疑似患有尿毒症,医院正在向校领导反映情况。

牛小慧吓坏了,不敢打电话告诉母亲,学校把她送到省立医院做进一步体检,3天后,体检结果出来了。校医院院长拿着一摞化验单,慢慢向她解释各项指标的含义,最后十分委婉地告诉她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她被确诊为尿毒症。辅导员随后帮她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接到女儿身患重症的消息,孙晓梅放下正在洽谈的业务,匆忙赶往学校。这时,牛小慧已经躺进了省立医院,正在做血液透析了。第一次透析结束,牛小慧头痛欲裂,呕吐不止,站在一旁的孙晓梅心疼不已,询问医生,医生解释说这是因为牛小慧体质较差,出现了透析失衡综合征,过一段时间可能会好一些。

医生看着孙晓梅,补充道,牛小慧已逐渐出现肾脏坏死症状,肾的新陈代谢功能已经丧失,需要靠透析才能维持生命。这次透析做完,以后每隔2-3天就要做一次。目前最佳的解决方案是移植合适的肾脏,做换肾手术,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延长生命。但换肾一是要有匹配的肾源,二是需要一定的经济条件支撑。

还没等医生解释完,孙晓梅就感觉天塌下来一般,失声痛哭起来。

医生见孙晓梅反应激烈,又安慰她说,国内很多透析中心尿毒症患者的生存期都有十几到20年,国外还有存活30余年的案例,只要科学治疗,依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得知直系亲人是最好的肾源选择对象后,孙晓梅第一时间就去验血,并告诉女儿:“如果配型成功,妈妈就把一颗肾脏移植给你。”

一个星期后,检验结果令人沮丧:孙晓梅和牛小慧配型较低,如果她把肾脏移植给女儿,非但不能挽救女儿的生命,自己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医生告诉孙晓梅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待肾源或是寻找肾源,等待肾源如同守株待兔,希望十分渺茫,可能还没有等到,病人就已经支持不住了;主动寻找肾源希望则相对大些。随后又委婉地问孙晓梅:“孩子的父亲呢?”

孙晓梅的泪水滑过脸颊,“在监狱。”

4

当牛明得知女儿根本没有上大学,而是在医院等待换肾保命时,悔恨交加。

监狱谈话室里,牛明坐在我对面,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警官,是我害苦了她们母女俩。如果我好好照顾她们,我女儿又怎么会年纪轻轻,得了这种病呢……警官,你一定要帮帮我!我可以为女儿捐肾,我可以救她命的呀!”

“牛明,你不要太着急,我们会尽快帮你了解清楚详细情况的。”我安慰牛明。

沉重的思想包袱,让牛明根本无心改造。他知道,因为自己的过失,母女俩不会主动与他联系,用他自己的话说,就算让他去死,只要能换回女儿的健康,他也心甘情愿。往后,他多次找到监狱民警,恳求帮他联系前妻孙晓梅。

监狱方也为牛明面临的家庭特殊困难专门召开了几次会议,决定把牛明作为一名特殊帮扶对象,给予必要的帮助。

为了进一步搞清牛明女儿的病情,监狱民警联系上了孙晓梅,并把牛明希望为女儿捐肾的想法告诉了她。得知这个消息,孙晓梅却迟疑了,她告诉民警,一想到自己和女儿这几年遭遇的苦难,她就不想再跟牛明扯上任何关系。

民警不愿放弃努力,毕竟如果这次捐肾成功,不仅是救活了牛小慧,对牛明来说也是一种救赎——可以想象,如果牛明未能捐肾救活女儿,他不仅无法从巨大的痛苦中走出来,进行改造更是无从谈起。

为了说服孙晓梅,监狱民警与亲友们一起劝说,女儿是无辜的,现在他为女儿捐肾也是在赎罪,如果因为拒绝了这极为难得的机会,让女儿的疾病得不到更好的治疗,岂不是错上加错?

孙晓梅最终还是同意了。

监狱立即安排狱警陪牛明去医院验血配型,最终结果出来,牛小慧和牛明有6-7个点相合,移植成功率非常高,可着手做移植准备。

同时获知消息的孙晓梅担心怨恨父亲的女儿会拒绝,便暂时隐下了真相,只告诉女儿找到了匹配的肾源,是一个好心人愿意无偿捐献的。碍于人体器官移植隐私规定,医院不能告诉供体的来源。她让女儿先养好身体。

监狱方面在牛明父女肾配型成功后,立即向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汇报了这个特殊情况,希望得到支持,然而这关键一步却遇到了难以跨越的困难。因为据司法部有关文件规定:“服刑人员不适宜做器官移植”,省监狱管理局随后依照文件条款拒绝了监狱方面的请示。

“除非牛明不在狱内服刑,才能进行移肾手术。”有关部门最后给出了解决方案。

怎样才能帮助牛明合法合规地实现捐肾救女的愿望?监狱又一次召集狱政管理、刑罚执行、政策研究、法制教育等部门召开会议,研究具体办法。

那天的会议持续了3个多小时,讨论过后,让牛明走出监狱为女儿捐肾,目前只有依法减刑、假释或保外就医3种途径。如果等待减刑,按照当时牛明的条件不可能全部减完,这意味着减过刑以后,还要再等服刑期满后才能出狱,至少还要一年半的时间,病人的身体状况并不允许;保外就医虽然可以很快获得自由,可这针对的是罹患疑难杂症、丧失行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的服刑人员,牛明无病无痛,怎么可能办理保外就医?最后只剩下一条路——假释。

假释:对被判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一定刑期之后,因其遵守监规,接受教育和改造,患有严重疾病或确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而附条件地将其予以提前释放的制度。

当时牛明的刑期刚刚过半不久,平时改造表现虽然积极,但那时,监狱服刑人员的假释政策尚未放开,牛明能够顺利办理的概率较小。考虑到牛明的特殊情况,会议最终决定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帮助牛明按程序向法院申报假释。

1个多月后,经省监狱局核实取证后,作为特例为牛明启动假释申报程序,并获得检察院、法院审查支持,最后法院依法审理并裁定同意牛明的假释申请。

仲夏时节,拿到假释裁定书的牛明在走出监狱后,立马奔赴上海瑞金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略带遗憾地告诉他,牛明血液中携带一种病毒,必须治愈后才能捐肾,否则会影响肾移植手术效果。

时间就是生命,此刻的牛明真切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分量。为了争取时间,牛明多次恳求医生增加用药剂量。医生也明白时间紧迫,在他身体能够承受的范围内逐渐加大用药剂量,同时建议做一些辅助性的理疗措施和身体锻炼。由于长时间过度用药,牛明一度出现呕吐、浮肿等症状,可“为了女儿,再痛苦也值得”,牛明一再给医生说。

经过近1年的治疗,牛明体内的病毒被彻底清除。然而,健康的肾源有了,20多万元手术费又成了一只拦路虎。得知他们的困难后,监狱民警又自发在网上发起了众筹,靠着社会各界的爱心,手术费有了眉目。

手术时间最终定在2018年3月。

术前一周,牛小慧在母亲陪同下来到上海瑞金医院。手术当日上午9点,护士为牛小慧注射了麻醉剂后,她很快睡着了。为了近距离仔细看看女儿,牛明一直扛着麻醉药的药效,直到护士把女儿推到他身旁,才安心地睡去……

当牛小慧醒来的时候,已是术后第二天。孙晓梅告诉女儿手术很顺利,没有出现排斥现象。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了,她告诉女儿:“这个好心给你捐肾的人,就是你的爸爸。”牛小慧愣怔了一下,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因担心父女俩相见时,可能因为激动而发生意外,术后医院分别将他们安排在了不同的病房恢复治疗,孙晓梅则在前夫与女儿的病房两边来回照看。

2个月后,牛小慧能起床做一些基本活动了。而牛明因年龄的原因恢复较慢,仍躺卧在病床上疗养。当牛小慧看见时,父女俩已经分别6年多了。牛明伸手抚摸着女儿的头,翕动着嘴唇说:“女儿,你肯原谅爸爸吗?”

初夏时节,父女俩双双出了院。时隔多年,牛明终于回家了。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我和爸爸》剧照

其他推荐

网站地图 大世界娱乐苹果下载登入 宝马游戏登入 宝马备用网址登入
申博亚洲客户端 澳门网上赌场网址登入 138申博开户官网 申博太阳城官网网址
申博138体育在线登入 123彩票幸运28 ag娱乐平台注册登入 福利皇冠网浙江6加1
大世界网投网址手机板登入 大世界平台登入 大世界开户登入 大世界线上娱乐登入
大世界娱乐登入 优发娱乐导航登入 大世界管理登入 大世界网址登入
XSB518.COM 67ib.com 317SUN.COM 8888XSB.COM 788XTD.COM
99sbsun.com 8CJS.COM 618XTD.COM 166PT.COM 77sbib.com
ex138.com 998jbs.com 199TGP.COM 166TGP.COM 183XTD.COM
9888DZ.COM 8888XSB.COM 298PT.COM 549xx.com 568P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