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西藏荒野司机:我们是天生的浪子,不去想以后的日子

0
分享至
离开拉萨,我们就是城市中最普通的那个人。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在西藏从事“无人区穿越”的荒野司机,大部分对西藏有着特殊的热爱。他们喜欢雪山、无人区、野牦牛、各种“措”(藏语中的“湖”)以及高海拔氧气稀薄的感觉;有时甚至会外语、懂摄影、弹吉他唱歌、能在大半夜陪你看星空。


他们通常各自为战,开着自己的爱车穿梭在川、滇、藏、疆,在网上或客栈老板的介绍下,各凭本事接客,根据客人的想法,为他们设计独一无二的路线。

 

沿途的美丽和凶险,都是司机们会遇上的工作内容。
沿途的美丽和凶险,都是司机们会遇上的工作内容。


所有路线,拉萨都是必定落脚的地方,大家都把拉萨当作大本营,自嘲是“拉漂”、“藏熬”。


每个司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名气大的接的客人多,就分给关系好的朋友跑;刚入行的没客源,只能捡别人给的客人慢慢攒口碑;有时遇到一大波客人,四五台车一起结伴穿越,就选一个资历老、路况熟的司机当领队,开“头车”在前面领路,负责行程的食宿和落脚点,保证安全。

没有过硬的本领,就无法应付悬崖和险滩。
没有过硬的本领,就无法应付悬崖和险滩。


前些年,一个司机每月跑下来,少说也有个两三万的收入,若能接到去羌塘穿越半个月的活儿,就意味着小六位数的进账。


在客人眼里,我们把爱好当职业,“以玩养玩”,又酷又洒脱,但其实我们这群人一年到头很少能攒下存款——一辆新车两年就能开成破车,因此我们赚到的钱总要拿去换车。


当然,能活成别人羡慕的样子且看起来还算体面,让我们就这样不去想以后的日子,不去想老有所依,不去想城市里的尔虞我诈,不去想房价。

 

开着轿车入行的我


和大军初次相识是在2012年。当时我还只是一名游客,大军则是我们比对了很多司机以后最终选定的人。


我们一行人要去亚东,中间有很长一段要沿着国境线穿越,完全没有车辙可以借鉴。大军拉着我们一直游走在无人的戈壁滩,沿途的食宿,也没有带我们进黑店拿回扣。


在路上,每看到一座震撼的雪山,大军都可以准确地报出名字和海拔,满脸自豪,好像雪山是他们家的一样。走到一些特别的地方,大军还会热心地让我们下车观赏。有几次我们太累了不想下车,他就自己跑过去拍照,犹如孩子看到新玩具那般兴奋。


就这样,我和他越聊越投机。

 

我和大军(左一)第一次见面时的合照。
我和大军(左一)第一次见面时的合照。


返程的最后一天,我们晚上11点多还在307省道的盘山路上。过了满拉水库没多远,大军突然放慢了车速,一脸严肃地关了车里的音乐,降下所有车窗。我们在车上冻得不行,可看着大军的表情也不敢多问。一直走到快下山,大军才又把车窗升起来,继续放歌。


我们问:“怎么了刚才,为什么要降车窗?是有什么风俗吗?”


大军一脸轻松地说:“没事没事,刚才路面上有好多落石,这一片山体土质都是松动的,经常会有泥石流,我怕有情况,晚上又看不清楚,只能用耳朵听声音。”


那一刻,我觉得大军简直就是电视里的摸金校尉,到了拉萨,我干脆拜他为师。

 

2012年,坐大军的车回拉萨时遇见的落石。
2012年,坐大军的车回拉萨时遇见的落石。


回到家以后,我没事就看大军更新朋友圈:遇到奇葩客人;遇到双彩虹;无人区遇到野牦牛被追着跑……微信闲聊时,他会大喊:“徒弟,你是不是又想我了?你什么时候来西藏呀,我可就你这一个徒弟!等你来了我带着你一起跑西藏!”


每次我都会回:“你等着!我马上就辞职去!”

 

荒野司机车上的日常装备,足够给客人在野外煮一杯咖啡或牛奶。
荒野司机车上的日常装备,足够给客人在野外煮一杯咖啡或牛奶。


2015年,因为各种变故,我真的从家里开着一辆斯柯达轿车就跑到西藏去找大军了。他很认真地看着我和我的车,强忍着笑意说:“你是来逗我的么?你开着明锐是来跑出租车的么?”


“我现在就这个车,先跑一些常规景区路线呗!”


“算了算了,过几天有一个强度不是很大的路线,需要两台车,我给客人商量一下,你便宜一点,我带着你一起,只有一段沙地,到时候我拉着你过去。”


除了感谢大军能给我第一单生意以外,我还要感谢当时的三位客人不嫌弃我的小轿车。大军的越野车拽着我的车,就像拽死狗一样,把我拽过沙丘,一直拽到冲巴雍措湖边。每次他在前面踩油门,我就会有种肠子都被拉断的感觉。

 

2015年8月,大军第一次带我出车。我们在冲巴雍措湖边野炊。
2015年8月,大军第一次带我出车。我们在冲巴雍措湖边野炊。


在湖边,我们遇上巡逻的边防武警,检查完边防证,对方看着我的小车说:“这个车从哪里掉下来的?厉害哦!”


我暗暗得意:“没啥厉害的,小心翼翼就慢慢开过来了。”


武警一脸坏笑:“我是说敢坐你车的人厉害哦,心理承受能力很强!”

 

最理想的老婆,是开客栈的姑娘


一年后,我也有了自己的客源,跟大军相互扶持着在拉萨讨生活。


有生意时,我俩各自出去跑车,每次带完客人回到拉萨,都会喊上对方一起去喝酒——拉萨的酒吧生意其实很大一部分都仰仗于我们这些司机,每次赚了钱回来,大家就在酒吧里分享路上的惊险、陷车、没路找路。


没生意时,大家一起晒太阳,吹牛皮,谈论着下一波客人的行程,研究自己喜欢的路线:哪里有沼泽、哪里需要避开下午阳光最强的时间……如果遇到客人想去的地方跟自己的路线一样,便宜些也可以。

 

2015年,我在拉萨有了自己的小窝。大军花了100块钱给我收了4个铁皮箱子做厨房,又发挥焊工特长给我搞了一个“阳光客厅”。
2015年,我在拉萨有了自己的小窝。大军花了100块钱给我收了4个铁皮箱子做厨房,又发挥焊工特长给我搞了一个“阳光客厅”。


在拉萨,单身女客人和荒野司机的故事,也是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每当有漂亮的单身女客人,我们就会相互开玩笑:


“这个姑娘不错,好好把握。”


事实上,婚姻对于荒野司机来说是件稀罕事——西藏海拔高,空气干燥,生活和购物都不便利,很少有姑娘愿意忍受这种生活。


我们最理想的,就是在拉萨找一个开客栈的姑娘,大家都有着对西藏的热爱和情怀,还可以相互给对方带来生意,男女搭配,里应外合。


但在追姑娘这件事上,我们都不是进藏男游客的对手——每个月有一大半的时间在跑车,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好不容易在拉萨修整个三两天,还没和姑娘聊热乎呢,又得走了,等下次再回到拉萨,发现姑娘早跟别人走了。

 

荒野司机的日常。
荒野司机的日常。


大军是我见过为数不多洁身自好的好司机,除了车辆维修,从来不乱花钱,吃饭就是自己煮点面条,酒吧喝酒也是一瓶啤酒陪人聊天。


来拉萨之前,大军在河南老家做过电焊的零活,靠手艺吃饭。据说大嫂子和他是同村,但后来嫌弃他做铝合金门窗没出息,2006年提出离婚。大军骑着摩托一路跑到拉萨来散心,从拉萨回去就把婚离了,两个儿子跟女方,自己每月给抚养费。


2006年大军第一次骑行到拉萨。
2006年大军第一次骑行到拉萨。


汶川大地震时,大军又第一时间骑着摩托车跑到汶川做志愿者——不是哪个电焊工都爱骑着摩托进藏的,这次再回老家,大军就成了“名人”。这时二嫂子出现了,小女生的爱慕,让大军很快又投入了一段新的感情。

 

2006年,大军骑着摩托走川藏线,很是拉风。
2006年,大军骑着摩托走川藏线,很是拉风。


可在领略了川藏线的72道拐,看过珠峰的漫天繁星,走过阿里无人区以后,老家已经装不下大军那颗躁动的心了。


他和二嫂子商量,决定一起来拉萨创业。二嫂子有生意头脑,在八廓街和北京路路口租了一间很小的门面卖女装,专门做夜场姑娘的生意。大军一个人从里到外装修完店铺,俩人就去广州进货。很多电商至今依然不给西藏包邮,因此二嫂子的服装生意好得一塌糊涂,她很快又在拉萨房租最贵的天海市场盘下来最大的两层门头,还给大军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大军和女儿在布达拉宫广场。
大军和女儿在布达拉宫广场。


但是大军心里却不怎么开心:营业款都在二嫂子手里,每个月要给前妻两个儿子的抚养费,再加上女儿的日常开销,在外人看来,他好像在向老婆伸手要钱一样。


他喜欢高原的蓝天白云、无人区的惊险刺激,加上老家来旅游的朋友总让他领路去一些冷门的地方玩,大军于是萌生了跑车的想法。

 

2015年,大军在阿里-狮泉河-日土的途中。
2015年,大军在阿里-狮泉河-日土的途中。


自己探索野景点、跑到山顶看刚刚走过的盘山公路,甚至连哪里有一朵不一样的花,大军都会带客人去看。客人自然觉得惊奇兴奋,而大军很快便名声大噪。


慕名而来的客人形形色色:大学生、失恋失业失意的文艺青年、来西藏寻找爱情的男女、离婚的少妇,想搞一夜情的姑娘……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几天几夜的行程,吃喝拉撒在一起,总会让陌生人迅速建立信任和依赖感。很多客人回去以后还会时不时地问候一下,聊一聊西藏的见闻。


这种生活让大军感到充实。但每回出车短则两三天、长则半个月,二嫂子那边又每天忙着赚钱,两个人的生活轨迹越走越远。2012年,大军和二嫂子离婚,女儿归女方,还是每个月按时给抚养费。大军什么都没有要,开着车就从家里走了。


经过了两次婚姻后,大军觉着,自己儿女双全了,应该洒脱地活着,才更符合荒野司机的气质。

 

大军与里程碑的合影,似乎注定了他要做个光棍。
大军与里程碑的合影,似乎注定了他要做个光棍。


城市正常生活的揪扯


2015年过完元旦,我出车回到拉萨,喊大军去北京路的矮房子酒吧喝酒。那天大军身后跟着一个姑娘,笑起来很甜,声音也很嗲,有点台湾腔,很好听。


这个姑娘叫“蜜糖”,是大军的一个朋友老婆的同学,厦门人,刚离异,带一个儿子。于是,朋友的老婆就推荐她来西藏散心,让大军照顾几天。


大军陪着她去布达拉宫门口的酸奶坊写留言条,去八廓街逛小巷子,去看大昭寺朝拜的阿佳,晒太阳,喝甜茶。蜜糖诉说着自己的不如意,大军讲着自己这些年在西藏的所见所闻,两个人心里都明白一定会发生点什么,可一直到蜜糖走,大军也没有在蜜糖的酒店过夜。


大军说:“我好像很喜欢她,越喜欢心里越不敢主动,认识的时间太短了,真要睡了,会不会让人家看轻了我,也让我看轻了她。”


蜜糖回厦门以后,两个人每天微信不停,大军出车路边上厕所也要发个信息,每天看到的雪山都要给蜜糖拍过去。蜜糖也很关心他:“你注意安全哦,到了住的地方给我打电话。”

 

2016年,蜜糖和大军在普姆雍措,我给拍的照片。
2016年,蜜糖和大军在普姆雍措,我给拍的照片。


蜜糖家境殷实,在厦门有一间奢侈品门店。两个人确定了关系以后,蜜糖每隔一个半月就飞一次拉萨,遇到大军出车,她就待在屋里看看电视剧,逛逛街。大军出车回来,两个人就约会看电影,吃大餐,跟我们一起聚会。


蜜糖每次来都会给大军带礼物:暴龙眼镜、GUCCI腰带、LV包,看得我们一个个眼红。


有一次蜜糖刚到拉萨,就遇到一波老客人临时起意,要大军带着去阿里南线8天。蜜糖不想跟大军分开,大军就和客人商量,带着蜜糖一起——4位客人加大军坐在前面,蜜糖只能坐在7座越野车第三排的侧座上,跟客人行李挨着,上下车很不方便,每次都需要先打开后备箱门把行李倒腾下来,人才可以下来。

 

2016年7月,在多情措湖畔,大军带着客人烤玉米。
2016年7月,在多情措湖畔,大军带着客人烤玉米。


前两天的柏油路走完,第三天从珠峰大本营出发后便是各种搓板路,客人们坐在车上摇晃着欣赏佩古措的美景,蜜糖则在后排,时不时被行李箱砸一下脚,颠得屁股离开座椅,晃得难受,又不好开口让大军停车。


吃饭住宿都要迁就客人,一路上各种委曲求全,蜜糖心里很不开心,回到拉萨以后,和大军闹了几天别扭。

 

一次去雅鲁藏布江的途中,大军给客人拍照。
一次去雅鲁藏布江的途中,大军给客人拍照。


蜜糖依旧规律地飞来探望大军,大军却没有了当初的期待和满心欢喜——每个月去掉3个孩子的抚养费,他的收入所剩无几,蜜糖每次来打扫屋子、添置物品,让他心里不安,觉着自己配不上蜜糖这么好的姑娘。他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出车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神采飞扬,经常一个人发呆。


有一天大军出车回来找我,说蜜糖家里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事了,没有反对,可是想让他去厦门生活,一个姑娘跑到拉萨这么远,家里人不放心,何况还有一个孩子,也不方便。


我说:“这是好事呀,你怎么想的?”


大军说:“这么多年一直在西藏,好久没有回到城市生活了,回到城市我能干什么,开出租车吗?这些年也没有攒到钱,所有的热情都付出在西藏这片土地上了,握着方向盘在戈壁滩、无人区、雪山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看着带的客人兴奋激动,我就自豪——这些都是我带给他们的,我会觉着自己很有用。如果回到城市,我就成了最最普通的那个人,收入也不高,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说:“婚姻就一定要有牺牲,你愿不愿意去牺牲,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我不再是那个潇洒的老司机了


2015年年底,我和大军一起出车,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宿营的那晚,大军说:“蜜糖阑尾炎,刚动完手术,我想跑完这个活去厦门看看她。”


我说:“跑完这趟活都七八天了,你再去看有意思嘛?要去就现在去,从林芝直接飞,客人咱们去协商,明天逛大峡谷,拉萨找个朋友来替你带客人。”


送完大军去机场以后,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第二天,大军给我弹来视频,视频中蜜糖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大军的脑袋挤在枕边咧着大驴嘴说:“我到厦门了,你嫂子也挺好的,我在厦门待几天就回去了。”


挂了视频,我发信息给他:“怎么样,嫂子感动不?”


“我靠,当然感动了,你嫂子家里人也对我挺好的。”


从厦门回来以后,大军动了离开西藏的想法,毕竟,经济上他给予不了蜜糖太多,要是连基本的陪伴都做不到,就太不负责任了。没多久,他把车卖了,把有用的东西都分给了朋友。大家都羡慕他终于修成正果,蜜糖也是一天一个电话催问:“老公你啥时候回来呀?”


可看着他患得患失的样子,我心里知道他还是放不下。离开拉萨的前几天,大军坐着大巴自己去了趟亚东,在卓木拉日峰山脚下写到:


“再见了卓木拉日,不知道下次会在什么时候了!”

 



初到厦门的大军,朋友圈偶尔会发一些奢侈品图片,多年跑车攒下的客户遍布全国,零星也能给他带来一两单生意。

 

大军帮蜜糖卖包的朋友圈。
大军帮蜜糖卖包的朋友圈。

 

可这些照片大军发了一两个月就不发了,接下来便是良久的“断更”。有一天我闲来无事,给大军弹了个视频:“师傅,怎么样?在厦门乐不思蜀了吧?”


他还是那副大驴脸,笑着说:“挺好的呀,你嫂子每天都做饭给我吃。”


“那你现在在厦门做什么呢?”


大军顿了一会儿,说:“啥也没干,也不知道干啥,你嫂子有个表哥开公司的,他们那片儿写字楼特别多,挺多员工的,我想着做盒饭,中午给配员工餐,你嫂子不想让我干,觉着不体面,其他的,我也没想好干什么。”


说完以后,我们都沉默了几秒。


接着,大军问我:“林芝的桃花今年开得漂亮呀,看你朋友圈的图片,我心里好想去看一看,以后你再发朋友圈把我屏蔽了吧,你这不是馋我嘛!”


曾经大军镜头下的西藏。
曾经大军镜头下的西藏。


转眼半年过去,积蓄和卖车的钱,大军都花得差不多了,说话越来越没有底气。朋友松魏在那边有个工地,缺靠谱的人管财务,大军就过去帮忙,一个月5000块钱,还不如在拉萨跑5天的车费赚得多。


我们的联系又频繁起来,晚上没事就发视频,言语中,我体会到大军心里的焦躁—— 3个孩子的抚养费已经让他精疲力竭,面对蜜糖的孩子,他这个“后爸”不想让别人看扁,总想力所能及给予更多,免得让蜜糖觉得不体面。


蜜糖理解大军的苦衷,也在各种场合避免让大军尴尬。可这种小心翼翼的日子,让两个人心里都累——大军好像又回到了和二嫂子在一起的时候。


工地离厦门比较远,大军住在那里,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不用每天面对蜜糖的家人,反而让他轻松了些。

 



有一天,我看到大军发了一条朋友圈:“亚东县加油站旁的鲁冰花又到了绽放的时候了。”


我翻了翻,突然意识到,大军的朋友圈里,每个月份都有对应的西藏景色——都是他以前拍的老照片。


我瞬间有点后悔:或许自己当初不应该怂恿他去厦门看蜜糖——也许那次他不去厦门,依然还是西藏最潇洒的老司机,也许他们再交往一段时间,感情就会淡了,现实问题就会让他们更理智一些,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头上褪去了西藏的光环,成了城市里最不起眼的中年男人。


回到拉萨


2017年10月,我带着4个客人去不丹边境看冲巴雍错。过了康马县,我找不到下道的岔路口了,便给大军弹视频,我把手机对着前方的路,他给我熟练地指路——就在那一刻,他好像一下就活过来了,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一种兴奋:“你现在走错了,但前面有一个村子也可以穿过去,你往前开,到了村子,绕到村子后面,顺着河滩走!”


车上的客人都惊叹,说竟然有人对西藏这么熟悉。我自豪地说:“这是我师傅,带我入行的。”

 

2017年,我带客人出车,翻过前面的山,就是不丹。
2017年,我带客人出车,翻过前面的山,就是不丹。


12月的最后一天晚上,大军发了一条朋友圈,紧接着视频就给我弹过来了:“我想回拉萨,但是我没有车了,可是就是想回去。”

 

大军那天的朋友圈。
大军那天的朋友圈。


细问之下我才知道,蜜糖默许了大军的决定——为了爱情生活在厦门,没有体面的工作,没有令人尊敬的社会地位,婚姻又能经受多久呢?水泥钢筋终归是没有温度,暖不了人心。


俩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心里都有不舍,不忍心说出最残酷的两个字。


视频里的大军说了几句话,眼圈就红红的。我也忍着泪,装作无所谓:“不开心就回来,没多大的事!太久不晒拉萨的太阳,是不是骨头都痒痒了?我的车你随便开,把‘猛禽’给你开好不好?”

 

2018年,大军回到拉萨后,开着“猛禽”第一次带客。
2018年,大军回到拉萨后,开着“猛禽”第一次带客。


2018年1月18号,在离开了整整一年又二十天后,大军回来了。带队去四零冰川的路上,我听着手台里大军有条不紊的呼叫:


“后车注意,后车注意,对向来车。”


“前面进入无人区,各位驾驶员,请照顾好自己的客人,注意车上有没有‘高反’的客人,有‘高反’的客人报告给我。”


“各位驾驶员请注意自己的水温,油量,控制油门。”


……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刚认识他时的样子。

 

2018年8月,大军在老219国道(叶孜线)冈仁波齐神山附近。
2018年8月,大军在老219国道(叶孜线)冈仁波齐神山附近。


那一年的旺季过后,大军去了一趟厦门,领了离婚证,一直到今天,还在拉萨给3个孩子赚着“以后结婚”的钱。


他不再提起蜜糖,碰到厦门的客人,也会刻意地推脱掉。


蜜糖的微信他没有删,每次只看头像,从不点开看朋友圈,害怕蜜糖过得不好,他会心痛,又害怕蜜糖过得好,却不是自己带给她的。

 

 

图文  大鸭梨  |  编辑  许智博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untitled


延伸阅读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坐月子和月嫂住,深夜老公喊我,月嫂竟死捂住我的嘴…

猫咪动物说
2021-02-23 10:13:37

丰田汽车四家工厂宣布24日停止生产,涉及普锐斯α、雷克萨斯LC200等车型

中国经济周刊
2021-02-24 14:57:14

官宣!辽宁3年合同正式签约付豪,CBA格局大变,杨鸣剑指总冠军

百乐体育大咖
2021-02-24 18:44:23

“女人收割机”李亚鹏:6任女友无缝衔接,他有啥特殊能力?

扒圈主持人
2021-02-23 11:43:48

蒋介石带走的稀世国宝:件件价值连城

野史故事
2021-02-18 13:08:12

联赛第三阶段或推迟进行,原定2月27日出发被叫停

风云体坛资讯
2021-02-24 17:38:30

辛评 | “反美斗士”陈平究竟能不能在美国生活?

风云大外交
2021-02-24 17:17:45

Lancet重磅丨辉瑞疫苗确能控制疫情,4周人群感染率下降75%

健康界
2021-02-23 21:16:14

公布整改措施、身亡女孩家属已拿到赔偿并谅解货拉拉,司机表示生意没影响

纵相新闻
2021-02-24 17:52:07

这款TWS耳机突然在全网爆火,但我并不推荐你们买

差评
2021-02-24 10:31:11

4人被裁!勇士就这么弱吗?全NBA集体辱勇啊

懂球娘娘
2021-02-24 11:21:13

深圳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6人核酸阳性,一飞广东航班熔断

小草莓娱乐社
2021-02-24 17:48:49

书生赶考时总会带着书童,作用不仅是陪读,有些作用对外难以启齿

历史杂货铺
2021-02-18 20:38:05

福奇呼吁封锁并批评特朗普“误导”后,“解雇福奇”又上推特热搜

环球时报新闻
2021-02-24 15:31:13

苹果2021春季新品发布会:12英寸MacBook以后都不会有了

手机教授
2021-02-24 16:25:48

完美E罩杯球形胸,配上漏斗腰和柯基臀,这火辣身材太惹人爱

塑形规划师Baymax
2021-02-22 19:00:02

沉默的大多数是罪恶的帮凶!

共执桔梗枝
2021-02-24 12:51:32

夜探宁波海鲜批发市场:透骨鲜虾蛄马鲛鱼上市啦!多少钱一斤?正在直播

钱江晚报
2021-02-24 18:10:15

他被斩之日,百姓纷纷跪拜送别,刽子手不忍杀他都挥刀自刎

一点史事汇
2021-02-24 09:44:40

她曾登上春晚,红了开始做小三,却在26岁摔成瘫痪被抛弃

星途列车
2021-02-24 09:45:37
2021-02-24 20:57:04

头条要闻

哥俩好?彭斯将成立组织为特朗普4年政绩辩护

头条要闻

哥俩好?彭斯将成立组织为特朗普4年政绩辩护

体育要闻

泰达球场玻璃成球迷留言墙 写满爱和泪

娱乐要闻

文艺少女!沈月穿衬衫马甲配格纹裙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传拜登将签署行政令,解决全球芯片短缺问题

汽车要闻

依然是"C"位 全新奔驰C级车不仅仅是小"S"

态度原创

游戏
本地
时尚
亲子
军事航空

《怪物猎人 崛起》公布游戏预购特典护石效果

本地新闻

你分清爱情和婚姻的区别了吗?爱情最重要的是...

贾玲35亿票房背后 藏着李焕英们40年前的秘密

亲子要闻

这里有1-18岁身高参照表 你家孩子身高达标了吗?

军事要闻

西藏军区女兵实射火箭筒,燃爆!

×
网站地图 优发娱乐游戏登入 大世界国际娱乐平台登入 宝马娱乐网站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开户 博网站 申博现金网能玩吗 申博娱乐官方网址
12bet娱乐公司怎么样? 神行小驴和彩驴哪个贵登入 众购彩票网香港二分彩 668彩票河北快三
优发娱乐时时彩登入 优发备用网址登入 世博娱乐场登入 宝马娱乐总代登入
优发娱乐总代登入 大世界博彩娱乐官网登入 大世界网登入 环球娱乐平台登入
56jbs.com XSB595.COM 978cw.com 23jbs.com 8LSS.COM
978DC.COM 698XTD.COM 444xsb.com 131ib.com 777sbib.com
487SUN.COM 978cw.com XSB183.COM 517XTD.COM 444xsb.com
788cw.com XSB4444.COM 977XTD.COM 568XTD.COM 99sbib.com